首页  |  机构概况  |   工作动态  |  江都党史  |  江都方志  |  江都风情

抗战胜利69周年祭(二)昭关坝阻击日军战斗纪实
加入时间:2014-09-02 阅读:258

    抗日战争初期,在江都邵伯镇北发生的昭关坝阻击战,尽管距今已有70多年,但抗日部队在此给疯狂侵犯的日军以沉重打击的铁的史实,在上了年纪的群众中间,仍记忆犹新。“昭和(日本天皇的年号,这里指日本侵略军)打昭关,尸骨堆成山”的民谣,至今仍在群众中广泛流传。
    昭关坝位于邵伯镇之北,京杭大运河东侧,是扬州至高邮的交通咽喉之地,也是苏北的南大门,地形十分险要。1937年12月,日本侵略军占领扬州、仙女庙、邵伯一线后,企图北犯高邮、宝应,扫清京杭运河沿线的“障碍”,以达到南北呼应、占领苏北的罪恶目的,因而大举侵犯昭关坝。奉命坚守昭关坝的抗日守军是国民党部队“扬开多”的一个团。“扬开多”是国民党部队的代号,“扬”代表扬子江。“开”代表东北军第五十七军军长缪征流的号“开源”,“多”指师长常恩多。常恩多是辽宁人,1935年升任东北军五十七军师长,与国民党中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,秘密会见叶剑英,在西安事变中率部担负在渭南阻击何应钦策划的“讨逆军”进犯西安的任务,周恩来亲笔致函常恩多,勉励他“坚持团结,坚持抗日,多打胜仗”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挥师东进,任扬子江北岸各县戒严司令。为避敌锋芒,率部从扬州、仙女庙撤退,到昭关坝一带伺机打击敌人。奉命坚守昭关坝的守军,为了打击敌人,事先做好阻击敌人的准备,沿京杭运河及公路边构建工事,左、右侧各设炮台一座。这样既可控制大运河和邵伯湖,又可抗击从公路和小道过来的敌人;在昭关坝前设鹿砦、埋地雷;沿河堤堆放石块,堤下河面暗设木桩,防止敌汽艇登陆;为阻止日军正面进攻,拆掉横跨坝口的石桥。
    1938年初,日军在扬州集中坦克14辆,卡车16辆,骑兵38名到达邵伯,会合当地兵力共500多人侵犯昭关坝。先出动3架飞机轰炸昭关坝附近的露筋、永安、真武庙等地,骚扰后方,以转移部队和群众的视线。接着日军以猛烈的炮火向昭关坝轰击,抗日守军予以还击,昭关坝阻击战由此发生。敌人的骑兵、步兵一齐向昭关坝冲击,遇到河流阻拦,石桥拆去,无法前进。日军组织力量,冒着还击的炮火,抢搭浮桥。日军的坦克也蠢蠢出动,其中一辆坦克,冲锋在前触碰到地雷,当即炸毁,其余坦克无法前进,日军一片混乱。浮桥刚抢搭成,大批日军通过时,遭到守军机枪的猛烈扫射,在浮桥上纷纷被击毙落水,日军一时无法前进只能原地对峙,由于没有工事,处于被动挨打局面,伤亡惨重。
    在阻击战中,当地群众与抗日将士同仇敌忾,有个叫孙伟策的青年,浑身是胆,熟悉地形,提出袭击敌人的计划,被团部采纳后,他同守军二人,携带一挺机枪,在一时无法找到船只的情况下,用特大澡盆划到运河西岸,向日军后方扫射,敌人在无防备的情况下,被从天而降的“神兵”吓坏了,纷纷溃退。这场战斗,激战竟日,日军伤亡150多人。尽管化了特大代价,但也未能突破守军的一步防地,最终日军以重大伤亡而结束这场战斗。昭关坝阻击战胜利后,常恩多率部北上山东,参加抗击日军的台儿庄战役,取得重大胜利,后来常恩多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,将部队带到抗日根据地。
    昭关坝阻击敌人的战斗,有效地迟滞了日军对高邮、宝应等地的侵犯和占领,大长了江都人民的志气,大灭了日军的威风,名并不见经传的昭关坝小村庄,一时名声大作,成了苏北有名的军事要地,成了埋葬日军的战场。这场战斗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,至今江都人民仍骄傲地一代又一代地传颂当年的民谣:“昭和打昭关,尸骨堆成山。”

主办单位:中共扬州市江都区委党史办公室
技术支持:江都科技经济合作交流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