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 |  机构概况  |   工作动态  |  江都党史  |  江都方志  |  江都风情

抗战胜利69周年祭(三)新春大捷
加入时间:2014-09-03 阅读:173

    新四军挺进纵队一、四两个团在江都吴家桥地区整训的消息,不久便被驻扬州的日军探得,他们惶惶不安,经过一番谋划,于2月初调集扬州、高邮等地的日伪军,到大桥进行大“扫荡”,妄图趁新四军立足未稳之际予以消灭。
    挺进纵队司令部得到情报后,将粉碎日伪军大“扫荡”的任务交给了一团。这是挺进苏北后的第一仗,全团指战员摩拳擦掌,决心打个漂亮仗,向当地的老百姓送上一份特殊的“年礼”。
    1940年2月7日,正是农历己卯年的除夕。夜晚,天气异常寒冷,东北风卷着鹅毛大雪,给村庄田野铺上一层厚厚的白毯。三营营长张宜友接到乔信明团长和刘先胜政委的命令:仙女庙的日伪军约400人将沿大路向大桥袭击,三营负责阻击,不让敌人进入大桥镇。三营立即行动,副营长周文在带领八连从正面阻击;营长张宜友带领九连及营部在大桥北面五里坟滩驻扎,指挥全营战斗;七连向曹王寺方向穿插到敌人后方,切断其逃路;当地群众组成的支前担架队跟随行动。地上的积雪足有一尺多厚,指战员们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往前走。拂晓前,部队全部到达预定地点,埋伏在白皑皑的雪地里。
    这时已是农历庚辰年大年初一。大约7点半钟,只见日伪军大队人马扛着膏药旗,耀武扬威地由曹王寺开来,他们还没尝过新四军的厉害,还以为新四军和国民党部队一样可欺。当他们与担任正面阻击的新四军挺纵一团三营八连接触后,竟然不用火力掩护,也不疏散队形,就这样嗷嗷叫着,端着刺刀冲上来。当敌人刚一踏进八连的前哨阵地,只听指挥员一声令下,顿时,机枪、步枪一齐射向敌人,一枚枚手榴弹在敌群中开花。日伪军被打得晕头转向,日军指挥官挥舞着指挥刀在后面压阵,逼着成排的日伪军反扑过来,又是一阵猛烈的火力,敌人丢下一大片尸体。
    枪声停止了,阵地上一片沉寂。不一会儿,日伪军又纠集残部疯狂地猛扑过来。八连指战员怀着对敌人的满腔仇恨,越战越勇,越战越强,机枪扫向敌群,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。敌人发起的第二次、第三次进攻又被打退了。战斗进行了两个多小时,敌人没能前进半步。
    晌午,日军搞清了三营指挥所驻地,重新组织人马疯狂向新四军九连及营部阵地进攻,20多发炮弹先后在三营指挥所周围爆炸,弹片夹着雪块泥浆,四处飞溅。张宜友营长沉着指挥。不一会儿,一股敌人端着刺刀,排着横队,猫着腰龇牙咧嘴向三营指挥所冲过来。在坟包后面的九连的机枪吼叫起来,10多个敌人应声倒下。机枪后座力较大,加上雪地滑溜,机枪手忽然连人带枪滑下坟来,日伪军乘机张牙舞爪地扑拥上来。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机枪助手敏捷地把机枪手顶推上去,胸部紧贴住坟包斜坡,两个肩膀顶住他的双脚。机枪手咬紧牙关,双手紧扣板机,一梭梭愤怒的子弹重新射向敌人,通信班、侦察班的战士们也利用有利地形向敌人猛射,枪筒打红了,融化了冰雪,发出“嗤嗤”响声,敌人尸横遍野,狼狈逃命。
    忽然,阵地的前方上空出现了黄色烟雾,滚滚浓烟借着风势直向九连阵地吹来。张宜友营长见此情景,立即高喊:“敌人放毒气了!快用毛巾包上雪,把鼻子、嘴巴捂住!”少数战士由于动作慢了一点,立即被毒气呛得流眼泪,呼吸发生困难。为了减少毒气的伤害,张营长使命部队迅速转移到小树林里。
    日伪军见新四军转移阵地,正欲追赶,日酋却害怕中了新四军的“拖刀计”,再受重创,便下令乘机撤退。
    下午两点,敌人慌忙夺路向仙女庙方向逃窜。团首长命令二营与三营立即追歼逃跑之敌。于是,团、营、连相继吹响冲锋号,指战员们像猛虎下山一样追击敌人。霎时,军号声、枪炮声、喊杀声响彻四野,震耳欲聋。日伪军见后面新四军如神兵天降,慌不择路,丢盔弃甲,沿着泥泞土路向西逃窜,一些负伤的、跑得慢的敌人统统当了俘虏。此战,击毙敌人数十人,缴获大量武器弹药。
新四军挺进苏北第一仗的胜利,沉重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,为新四军开辟苏中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。新春传捷报,使苏北人民看到了希望。第二天,团部在焦家荡召开祝捷大会,德化乡群众送来了热气腾腾的年糕和馒头慰问部队,他们齐声夸奖:“新四军真是好样的!”

主办单位:中共扬州市江都区委党史办公室
技术支持:江都科技经济合作交流中心